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汇赢建设咨询·美好乡村别墅建造星球·精品乡墅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查看: 312|回复: 0

4座绝美的私人自建园子,看完也想有片地

[复制链接]

391

主题

391

帖子

120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203
发表于 2023-6-15 10:14: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w1.jpg
  过去半年多,  一条造访了很多园主和园子,他们用自己的志趣,实践着中国人的新家园梦。
w2.jpg


溪山庭江苏徐州,北大教授董豫赣做了个居住试验:
造“一亩园”溪山庭。

希望人们看到后,
觉得园林比别墅更有意思。
660 m²的园子,

建筑、山、水、仿佛天生长在一起,

山、水、瀑布、山洞、巨石、大树……

还人为制造了中国人最爱的下雨,
园里,有极为悦耳的光影幻境……
w3.jpg



影园旧影
苏州,坐落在陆慕古镇的影园,始建于1972年,是唯一无二的民间自建园林。园主彭昭亮(1920-2020),乡村中医,自52岁开始造园,以一人之力,一直营建、修园到90多岁。

w4.jpg


如园中庭的假山和锦鲤池

在杭州,刘斐和周海燕夫妇,

从事花艺造景、庭院营造近30年。

2021年,

他们在外桐坞茶园山脚下,

租下了一套300平米的房子

和屋外一亩空地,

从零开始设计、清理、重建、布景,

历时一年半,

打造了一处让人静心的空间
取名“如园”。
w5.jpg



苎庐 摄影:姜六六
在金华,陶冶决定回家乡的山水里圆梦,邀请设计师好友包文山建造“苎庐”,包文山在这一亩之园里,像写书法、作画一样勾勒出水岸、游廊、石径,陶冶用了200多吨石头,第一次测验考试为园子垒石叠“山”,
在这里实现了很多中国人的梦想。

今天,一起来看看这四处园子的故事。

w6.jpg

w7.jpg

▲从北侧看溪山庭,溪山庭南北两个水池,南高北低,设计顺势让三间南房比北部餐厅、客厅高半层一条摄制组在十月初来到了徐州,溪山庭就掩映在茂盛的芦苇后。
w8.jpg

山被放在南侧,董豫赣说第一次堆山,要藏拙,所以从北看山。三间卧室都在“山里”,开门就能进山,客厅、餐厅则临水
一亩地上,中间堆了一座山,可行走,可休憩,可远眺;围绕着山与庭园,分布着三室两厅,每个房间都有2-3面景色,或山或水,或在山水之间。
w9.jpg


客厅斜水阁位于山的西侧,餐厅横山堂正对着山
w10.jpg



西山与客厅斜水阁斜交,可以直接从客厅跨入山中。从客厅往后走,即是卧室,三间卧室位于高了半层的山上
园子外的水岸上榉树叶正红,一片光辉的红色光晕,近旁的乌桕树开始发红。即将发稿前,园主陈飞发来了爬山虎变红的照片。

整个十月,园子里的植物轮流上演了一场秋色变奏曲。

w11.jpg

屋顶层,山、建筑、树,像是天生长在一起
因为在北大开设了全校通选课,董豫赣无法亲自来徐州,“就怕发生疫情回不去。”在溪山庭建成后,他曾携妻挈子,先后在这里待过两个长假,每次一住就是40多天。
w12.jpg

w13.jpg



建筑被抬起,水得以连通,摄/曾仁臻
董豫赣造这园子,与另一位造园家好友、东南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葛明相关。葛明和园主陈飞是高中同学,他们共同发起了水徐园,想做今世园林的教学和实践基地。而葛明的项目与溪山庭一水之隔,是一组大型公共园林,也在建设中。
在徐州,一南一北的造园好友,分别走在了中国今世园林实践的“一小一大”两个分叉上:董豫赣研究小规模的造园,一亩园、半亩园,溪山庭即是一亩园;葛明则研究中国园林在大型建筑上的应用。

w14.jpg



屋顶可以聚会,可以高低游走,坐,甚至躺下
疫情以来,这里可能是国内顶尖造园师、建筑师停留密度最高的处所。中国建筑设计界的“园林四友”——葛明、董豫赣、童明、王澍,两位在这实践极具先锋和实验意义的园林项目,童明则多次来此造访。另外,更有很多建筑师慕名来此。
这是第一个能依照董豫赣的理想设计的园林,也是在这个园子里,他迎来另外几个“第一”:第一次堆山——由于是做试验、样品,也第一次可以没必要顾及西方规划中,将建筑与景观区分的技术教条,第一次可以让建筑与山水直接发生关系。

w15.jpg


尽管对现在的中国人来说,家中拥有一座山是陌生的事,但往前溯,无论是《红楼梦》中的金陵巨匠,还是《浮生六梦》中的苏门小户,城市造园堆山,园子完工时,依景给园子取名、题字,在园子里组织诗会,宝玉看到父亲要偷溜也是在园子里,寻常之极,雅致之极
作为乙方,面对甲方委托,能全然依照自己的理想来设计,殊为不容易,更别提造完了还能时不时去住。也因此,有了极为浪漫的建筑师的居住体验描述:
“我经常会坐那看水激起的浪花,一层层泛动,然后睡莲在一侧,我能看见里头靠近桌子人在工作,小孩在上面跑来跑去……我有时候会觉得它有点幻觉。”

w16.jpg

董豫赣,著名建筑师、建筑评论家,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建筑学研究中心副教授
董豫赣的观点很犀利,他认为现代的居住空间,即即是别墅,也只是一个很有钱的人,住了一个非常贫乏的产品。它跟公寓没有任何区别,所有的房间都挤在一块,跟自然的关系,就只是采光通风。
w17.jpg

w18.jpg

w19.jpg

溪山庭的主卧,住的是混凝土房子,却随时随地接入自然,卧室正对庭院,种了竹子和芭蕉,打开房门,走廊外一片竹林,坐在门口的窗台,就可以看山、晒太阳,摄/曾仁臻
“中国文人的居住理想,不是神庙,不是庭院,而是山居。造园,就是先做好山水风景,然后把房间拆开,放在分歧风景中,分歧房间,就有山居风景的差别,彼其间的诱惑,造成居游之间的张力。”
w20.jpg

w21.jpg

客厅斜水阁绿水环绕,一侧是山,一面是水,朝北的窗洞框出芭蕉,一条过道可以通往餐厅和东北角的户外庭院,摄/曾仁臻

溪山庭,是他多年前一直想做的居住试验。拿中国园林和西方别墅做一个比较,在同样的面积内,比较两者之间的居住差别。

w22.jpg


溪山庭浸水层平面图,董豫赣说只有造园,可以把建筑和景观的关系,放在一起同时考虑,图/钱亮
依照董豫赣理想来做,建筑和景观都是同一个人,这样,房子的关系都由他来掌控,房子他盖,风景他来做,如此,有了建筑、山、水、树木之间的紧密交错、和谐共鸣。溪山庭北边有比较大的水池,南边是个废弃窑坑,水多,是理想的造园条件。
地是一亩地,建筑面积是400多平方米。最开始计划是一半做建筑,一半做园林。为了最大限度地创作发明和利用风景,他把山堆在了中间,房子围绕这个山展开。
堆山的同时,引进了水,除北侧、西侧有水环绕,他还把水也引进了院中、地下室,建筑几乎一半临水、一半接山。

w23.jpg


南侧接近入口处的庭院,朝南框景框出竹林
最南侧远离山和水,就设计了一系列小庭院,包管每个房间基本都有2-3面比较不错的风景。三室两厅整体依照三室两厅的格局来安插。溪山庭南北两个水池,南高北低,顺势让三间南房比北部餐厅客厅高半层。
w24.jpg

横山堂北侧外观,这里也连接了厨房和茶馆,不想走室内穿过屋子,也可以走窗外的桥
横山堂是餐厅,在山下,南侧直接逼着山,北侧临水。
w25.jpg

餐厅横山堂
另外一个客厅斜水阁,也在山和水之间,可以看到山倾斜的趋势,房子自己也是斜的,水瀑布下来也是斜下来的。

w26.jpg

▲客厅斜水阁山上的三间卧房,朝西的次卧,西向临溪,名溪舍;中间的儿卧,北对山巅,名山间;东南角的主卧,远离山水,自带竹石幽庭,名竹里。
w27.jpg

主卧竹里

w28.jpg


地下室的框景之一,摄/曾仁臻
地下室根据山势,在混凝土墙上设置窗洞,框出一幅幅山景。整个溪山庭的每个房间,几乎都有框景。
w29.jpg


其中一间卧室,因正对着山,得名“山间”
有时框出的是芭蕉、竹林的绿影,好比主卧;有的山景,好比次卧、横山堂;还有水景,好比茶馆、横山堂的北侧。看出去的景致,四季分歧,雨时晴时都分歧。横山堂:制造雨天


横山堂看出去的雨和山,摄/曾仁臻
横山堂,“堂”是园林中最重要的空间。对称的坡屋顶,屋檐压得非常低。在这里,董豫赣造了“下雨”的场景。
在横山堂的屋顶,对称的屋顶两面都安装了滴水装置,一来降温,二来制造中国人最喜欢写的下雨场景。

w31.jpg

w32.jpg

横山堂两侧的框景,一个看山,一个看水,摄/曾仁臻

w33.jpg

横山堂屋顶的铺瓦,起水波纹,也形成通风散热的空腔
喜欢下雨,也是文人情结,董豫赣说全世界只有中国人发明了滴水,唐宋的诗人太喜欢下雨了,做了一个专门叫“滴水”的构件。他用了最普通的瓦,可是砌法是后瓦压前瓦,起出像一个水波纹的形状,瓦和瓦之间形成空腔,隔热透气,水淌下来,对房子降温。
两块斜玻璃那种波光倒影,连他自己都惊讶,比水自己还要动容。从外面和从屋里看,完全分歧的光影,随着阳光、水波的转变而转变。
“山洞”
w34.jpg

山与地下室的空间融为一体,像在山洞里

w35.jpg

地下室的墙上,框出空间一幅幅山景
建成后,董豫赣和他的朋友们觉得最精彩的就是地下室,葛明则认为这个混凝土房子,就是一个山洞。洞府、洞天,也是一个传统文化的经典意向。
对于这个最满意的设计,董豫赣却谦称不算是自己的设计,而是结构计算的结果,因为地基是在一个窑坑上,后来堆了土,结构计算的时候,担忧承重不敷,在地基上加了混凝土板。加上地势南高北低,南侧原本就高半层,稍加设计,酿成一个可以驻留的空间。

w36.jpg


从地下室看山,山在静态中,生出一层层退远的动态之感,摄/曾仁臻

w37.jpg


地下室的南侧,有一扇通风的高窗,窗外堆了一座小小的石壁,形成穿过这个房子,还是山的意向,摄/曾仁臻
在地下室的山洞往北边看,因为每个窗景看的山都不太一样。往南看,在通风高窗外,建筑师堆了一个小小的石壁,形成穿过这个房子还是山的意向。结合角落里的滴滴答答的水声,就特别像在山洞里待着。
w38.jpg

w39.jpg

地下室的西侧向内凹,水被引了进来

w40.jpg

夕阳斜入地下室“韬光”,摄/王瑶
地下室朝西做了个洞口,把水引了进来,傍晚,夕阳斜照,建筑师自己也没有想到,能沿着天花板能够打得那么远,所以给这个房间的名字取了个名字叫“韬光”,韬光养晦的意思。游园与迷宫要完整游一遍溪山庭,两个小时里,基本不会有重复的路。处处是岔口,再排列组合,基本上会形成一个中国园林非常重要的印象,就是迷宫。
以入口来说,一进来已经是四岔口:

w41.jpg

w42.jpg

w43.jpg

入口处,水从天花板往下滴,在地下室汇聚,滴滴答答的水声,强化了地下室山洞的意向
进来后有一个半圆形的一块石头,在地下室形成一个深潭,水在底下汇聚。
w44.jpg

w45.jpg

从入口往回折,经过小院子,可以上山,摄/王瑶

w46.jpg

从溪舍下楼梯后,面前是一个四岔道口,右转可以去地下室,也可以进山,摄/王瑶

w47.jpg

直走是客厅斜水阁,左转可进另一侧的山,摄/王瑶
看到深潭和山的时候,其实已经有左右两条路,可是还有一条路:是往回折,到南边的一系列小庭院,也可以沿着一条走廊,直接往下到地下室,或者上山。
w48.jpg

石头上可走,可坐
人在水上的石头上走着,还可以找个处所待着,也可以聚聚会,之前有一群设计师过去,他们有的跑到山头,有的坐在楼梯上,有的坐在大石头上,有站在那儿,这是董豫赣觉得很理想的游园场景。
w49.jpg

w50.jpg


上山和下山,都有丰富的路径选择
无论怎么走,2小时里都有分歧的景色,会诱惑着人,不断地去探索、行走,想休息的时候坐下来、躺着,都可以在自然里发生。
w51.jpg

w52.jpg

自然和建筑,亲密融合
可以去山上、树下待着,也可以找个隐秘的茶馆,还可以爬到最高点,在视野极好的处所吹风远眺。
这些是400平方米的别墅做不到的,三岔道放在别墅里,不过是一个去茅厕,一个去厨房,一个去客厅。

w53.jpg

w54.jpg

堆山前,先挑选大致合适的石头,把石头的形态输入建模,再推敲石头之间的关系

w55.jpg

w56.jpg

走着走着,偶一抬头,也有景色
董豫赣造园,有点像写诗,有一些腹稿,可是会随着转变而转变,即兴创作的部分很大,他说“这可能也是造园最有意思的事情”。在设计建造的过程中,发现有符合山居的一些事情,顺势去捕获、表达那些转变。
中国现代的家庭造园——他想做这个试验很久了,他最初假定的面积,其实是半亩园,比较符合之前别墅的一般用地,330平米,一半造景,一半造屋,朋友葛明建议两亩之园,最后取中,就酿成一亩之园的溪山庭。

w57.jpg

w58.jpg

客厅对着的芭蕉,也是一条上山的路,摄/曾仁臻

w59.jpg

w60.jpg

处处可见迷人的角落和光影,摄/王瑶
在现行的建筑规范下的话,建筑和景观壁垒分明,一般先做建筑,然后做景观。在两批人,两个设计工种,这样很难把建筑和景观做到高度融合。对于这样的现状,董豫赣认为追根究底是因为我们文化,或者技术规范里,其实包含了一套西方文化——中国的建筑乃至城市规划的规范都来源于西方,基本上是一个别墅的格局。一个房子,周围一大圈草坪,但这其实是神庙的格制。
为此,他在将近10年的时间坚决不读西方的书,要读回中国的书。

w61.jpg

测试瀑布石

w62.jpg

堆好的瀑布石,摄/曾仁臻

w63.jpg

建筑师董豫赣(中),合伙人钱亮(左)在横山堂屋脊上的吧台,摄/曾仁臻
从2018年至今,董豫赣和同伴钱亮、朱曦一起介入设计溪山庭的设计,如他们所说,一直在调剂,没有完工的一天。基本上三个人都是拿到同样的条件,同时开始做,做完了以后,巨匠就互评方案,评着评着,基本上应该把什么方案拿出去,就出来了。
两位同伴都曾是董豫赣的研究生,曾有人对他称自己的学生为同伴,而不是助手很奇怪,但他却觉得,一旦学生结业就是自己同行了,自己年龄比他们大一点而已,自己不缺手不缺脚,不需要助手。另外,同伴的意思,他们可以指责自己,董豫赣鼓励这个事儿,在批评中一起往前推动这些事情。

w64.jpg

w65.jpg

雨天、阴影,都是中国文人喜欢的片段,摄/曾仁臻,王瑶

以前没有工作室,他只是单干。结业生觉得,与其到设计院去干他们不高兴的事儿,还不如跟他做。可是他们也成家了,老这样不合适,所以就做了工作室,叫千庭工作室。

工作室成立的时机极欠好,在疫情期间,他人都开始失业,他成立工作室,所以这两年其实收入很差,从没主动找过项目的董豫赣,“厚着脸皮”跑了一趟,然后突然发现活又干不完。

他们最近在为艺术家陈文令做一个茶空间,在他的老家福建安溪。这个项目也是偶然来的,董豫赣去看陈文令在老家的一个公共艺术项目,跟着他喝了两天的茶,无意中说了一句“安溪这么多茶馆,但还没有一个为茶、喝茶设计的‘茶庭’。”于是,他从福建回来没多久,就收到了设计邀约。

w66.jpg


董豫赣在溪山庭,摄/曾仁臻
溪山庭建成后,参观的设计师络绎不断,董豫赣也从没想过,他的工地会有那么多室内设计师去看。曾经有个成功的室内设计师,跟他倾诉陷入迷茫,不知道室内设计还有什么前途,董豫赣那时完全抚慰不了他。
后来到溪山庭的几个室内设计师跟他说,之所以总想去看看,是因为他们突然发现室内有一个新的视野。

w67.jpg

w68.jpg

影园园主彭昭亮,1920年降生,祖籍江阴,1951年行医至陆慕,自1972年开始建房、造园,8、90年代,影园达到壮盛,文人雅客络绎不断。从52岁到近100岁,他延续地造园,修缮、填补、维护。2020年过世后,他儿子一家继续在园子里居住,打点水体和植被,直到今年开年后陆续搬离。
w69.jpg

▲俯瞰影园70年代,彭昭亮用自己的半亩自留地,与一户姓邱的人家交换,获得了这块地,东边是程典浜,向外通到陆慕最重要的河道元和塘。
w70.jpg

w71.jpg

▲影园内的水景那时家人还跟他有一点分歧,主张房子往西造,更靠里,彭昭亮却希望沿河,要离风景近一点。
w72.jpg

▲影园难得的一张早期黑白照
w73.jpg

▲影园的生活区、诊室所在位置
w74.jpg



影园平面图
制图:阳面、溜溜先是造房子,中间是客厅,西侧是子女的房间,东边是他的书房和卧室,可是特意把卧室朝北放,北边还做了一整块大玻璃,窗敞开得很低,可是窗是不克不及打开的,专门用来看风景。他早上醒来,躺在床上就能看到,北边有风景,东边有风景。
w75.jpg


影园一角

w76.jpg


起翘细节

w77.jpg

▲影园变迁制图:阳面房子造好了以后,他先围一个柳堤出来,然后开始造桥,再通到两个水景门。他造园全靠自学,也完全没有图纸。造门楼的时候,他跑到他人家去看,起翘怎么弄,回到家自己就做出来了。
w78.jpg

▲远看半亭半亭,也是后来添出来的。两根柱子,一根水泥梁,作为结构,他自己琢磨着做,脱手能力很强。
w79.jpg

w80.jpg

园内的水泥花窗
月洞门边上,是两个葫芦造型的花窗,也都是他亲手做,自己设计样式,用做好的模子把图案挖失落,再拿水泥糊起来,等干透了就是一扇窗。有人来参观园子,评价这个园子和苏州很多园林分歧,那些花窗都是千篇一律的。
园子的花窗虽然不怎么精细,可是有特色。参观的人说:“影园主人,他想怎么弄就怎么弄,而且他弄的工具都是很朴实的,有乡村风貌。”

w81.jpg


铺地细节
造园子一开始都是靠借来的钱, 还有邻居、好朋友借的材料。还有一些材料,是他一点一点地捡拾回来的。造岛的时候,他先是把石头丢在河里做好基础,然后外出把人家抛弃的泥块、砖头,一点点拉回来,慢慢地堆积出了岛。“有一次雨下得特别大,眼看他拉回来的泥要被雨水冲走了,他急得不得了,回到房间里把自己床上的被子、毯子全部拿出去,盖在泥上,再回到房里,傻傻地看着外面。”儿子回忆道。
w82.jpg

w83.jpg

▲废弃材料搭建的桥后院有一座三曲桥,那是楼板做的。
那时候村民们都造楼房,他的大儿子也想扩建房子,把楼板买了回来,弄好了设计图纸,可是彭昭亮就是不让建,说楼房跟他的园子不搭,后来楼板就拿来做了桥。

w84.jpg

▲园内最大的一块太湖石苏州造园子不克不及没有石头,园子里最大的一块石头,是老城里狮子林隔壁那户人家送给的。石头很重,也没有吊车,就叫了几个人,单靠一辆平板车,从狮子林把石头拉回了陆慕,走了泰半天。
w85.jpg


园内的玉兰

w86.jpg


三角枫
园子里的树,也都是他自己种的。后院有一棵三角枫,是在路边捡到的,因为长得难看,被它的原主人抛弃了。他却觉得它造型很好,根茎像盆景,把它种在后院,现在已经枝繁叶茂了。他还在三角枫的旁边立了一块碑,讲述它的来历。
w87.jpg

▲“此枫昔为旧主所弃,以其怪拙无华,众亦师之,独我友凡夫怜而携植于此。今盘根错节,古意盎然,于我园中别具风姿。嗟呼!物亦有遇不遇也。——壬午季冬昭亮记并书刻石”
w88.jpg
“桥影、花影、亭影,树影,能不克不及以影命名?”1972年8月,好友、江阴同乡王西野来做客,提议了这个名字。王西野是著名的诗人、书画家,也是苏州园林管理局的顾问。彭昭亮觉得很好,就把园子命名为“影园”。
w89.jpg

w90.jpg

▲门楼旧影“江南隶书王”吴进贤(1903-1999),也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在他八十高寿的时候,题写了“影园”两个隶书大字,这块题刻以前就放在门楼上。
w91.jpg

▲彭昭亮(右)与友人聊天半圆水墨石头是他亲手制作
w92.jpg

▲彭昭亮(左)在园子里吹箫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是这个园子最辉煌的时候。那时候,苏州的文人墨客、一流的书画家,很多都到过园子里来雅集,大老远跑来,写诗、画画、喝茶、赏风景,还有人拉玉胡、吹箫。有一年中秋夜,他们在半亭聚会,拉了“二泉映月”,听着音乐看着月影。
w93.jpg


八九十年代,游人访影园后作画

w94.jpg

▲出自苏州金石家张寒月的刻石,写道:“ 丙寅重午后三日,应昭翁之邀,偕张寒月、彭克、宫音、蒋建国、王西野来游,与西老即兴联吟,请寒老奏刀上石,以志兴会。”
w95.jpg

▲文人好友留下的书画作品,包含书画家邬西濠题写的“柳堤村舍” (左上),吴进贤题写的徐霞客联句:“春随香草千年艳 ,人与梅花一样清。”中间是画家韩秋岩的“枇杷图”(左下)
尽管那时农村里没有相机,没有多少留影,可是留下了一点墨迹,记载了某某某来到影园,还有的即兴写了诗。

部分图片由彭建东、彭雪芳及溜溜提供

w96.jpg

w97.jpg

苎陈溪从房前缓缓流过,陶冶取了一个“苎”字,将自己位于浙江家乡的园子命名为“苎庐”。

w98.jpg


苎陈溪边
陶冶在苎陈溪边长大,后来去杭州工作、假寓,已逾二十年。
“小时候,家里有一组4条屏山水,我老望着发呆,‘坐穷丘壑’。还有一次,和我妈路过有山有水的村庄,我就想以后隐居在那个处所。”

w99.jpg


书房里,“藏”起来的榻榻米茶馆

w100.jpg


榻榻米茶馆的窗景与光影 摄影:姜六六

“在山水里造园居住的梦想,从小就有了,这是一颗种子,”陶冶说,“人到中年,更加感受到人世间的无常,迅速下定决心,在家乡造园。”

w101.jpg


摄影:姜六六

w102.jpg


西边进门、南侧入院,“这就是《诗经》里的‘西南其户’”。陶冶说

苎庐三面紧靠民居,只有西侧临着水岸和一排早樱。因此,入户门楼放在西南角,大门朝着最清静的西面敞开。穿过竹林小径,进门后,立马弯折90°,从一道朝南的月亮门进院子。

w103.jpg


经月亮门进入院子后,左侧路径

然后,脚下有左、右两条路线。左边,穿过太湖石和鹅卵石铺成的露天小径,再过一座石桥,走近主楼生活区。

w104.jpg


右侧路径,游廊

w105.jpg


右侧路径,辅楼

w106.jpg


右侧路径,辅楼—主楼

右边,一道环廊连接着辅楼待客区的中堂,又继续延伸向主楼的客厅与餐厅。整个园子的一层,通透而连贯。

w107.jpg

w108.jpg


摄影:姜六六

陶冶与包文山为苎庐定结构章法时,模习了中国山水画的意境。

好比留白。苎庐西面不远处,有一座小山。陶冶希望,园内的房子,有推窗可见西山的意境。包文山做设计时,就把两座房子对比成呼应西山的“小山”。
他说:“像作山水画一样,我们想着,‘山’立在哪里?‘水’铺在哪里、流向何方?人待在哪里?我们在‘小山’和西山之间挖水池,留出一汪映照天光云影的水面,也留出了一片开阔深远的天地。”
w109.jpg


西墙,富有肌理

w110.jpg


摄影:姜六六
西面的院墙,不是清水混凝土的,而是有肌理的白墙,这是包文山的有意放置。天气晴朗的上午,阳光打在树木花草上,植物的影子又投射到白墙,白墙就成了一幅水墨长卷。“墙壁有肌理,才能像宣纸那样晕染墨痕。”
陶冶和包文山走在水池边,看花草、石头、水岸、游鱼,用包文山的话来讲,他们站在“西山、长卷、园子”的层层景致里。

w111.jpg

提到山水画,陶冶说:

“我们经常在宋、明的山水画里看到,一个老头带着童子,涉水、过桥地往山里去造访友人。这体现了宋代画家郭熙很有名的山水画理论:可行、可望、可居、可游。那山水,是供画中人走走停停、近看远观、悠游居住的山水。
中国传统建筑、园林的审美,同样取自这种山水画。地上没有水和山,就用房屋、树木、石头、水池来模拟。家,成了可居游的山水,住在里面的人,借着模山范水来剖明心迹和向往。”
w112.jpg


进入见山楼

w113.jpg


能斜倚着观赏池鱼 摄影:姜六六

w114.jpg


摄影:姜六六
苎庐里,还有模拟苏州园林的片段。东南角的游廊处,有一段小小的转折门廊,可以躲雨,还能半倚着门洞观鱼;门廊的正上方,是一间看山、看园子的茶馆。这一截片段被包文山叫作“见山楼”,致敬了苏州沧浪亭的看山楼。
包文山说,“沧浪亭里有个看山楼,把楼建在山上,所谓的山,是用石头叠出来的假山。假山里面有空腔,可以喝茶。一束光透过石头缝隙打进来的样子,特别美。”

w115.jpg

w116.jpg

▲曲曲折折进院,弯弯绕绕上楼
w117.jpg


园林的石头与赏石有所分歧。陶冶过去研究赏石,常看《素园石谱》等 摄影:姜六六

陶冶说,石头是苎庐的灵魂。他粗略估计,这次造园大体用了200多吨石头,以太湖石为主。

w118.jpg

w119.jpg


石头巨案 摄影:姜六六

辅楼的中堂里,有一块石头巨案,作茶桌用。桌面不服整,起伏出高原、山川、平原般的地势。这块太湖石在苎庐刚起地基的时候,就被吊放于现在的位置,也就是说,先有茶桌,再一层层地建房子。

w120.jpg


包文山的造园效果图
包文山先规划好了水岸、路径,给出图纸。
陶冶再以此为基础,开始堆石。

w121.jpg


陶冶说,这块太湖石的气质,像《溪山行旅图》

他为园子挑选重要的石头时,有几个标准。

一看皮壳是否完整;

二看造型是否契合场地;
三看内在。“常说太湖石以瘦、皱、漏、透为美,但我觉得,石头的精神,在于憨、拙、丑。‘丑到极处,即是美到极处。’”
w122.jpg


池水中央的立峰

w123.jpg

为苎庐堆石,陶冶花了整整10天,他不加工石头,只为它们寻找最合适的位置。“我看过很多古画和苏州园林里的垒石法,但作为外行,第一次指挥堆石,前3天面对满院子的石头,茫无头绪,”他回忆着。“第4天早上,我决定先为主要的位置确定重要的石头,给大石头定好位,再慢慢措置鱼池驳岸等细节。整个园子,石头的皮壳得基本统一,即即是刚刚堆出来的,也要营造已经养了多年的感觉。现在回头看,有不满意的处所,但不完美自己就是生活的一部分,与其遗憾,不如接受。”
w124.jpg


苎庐附近的“秘境”
为了四季有花可赏,陶冶在选取、搭配花木时,下了很大功夫。现在,园子里的植物,能开花的就跨越35种,有些是与陶冶要好的朋友赠送的。他说:“我主张多用本地的工具,园子里的植物多样性和本地的多样性要统一起来,没必要刻意花大价钱从哪个处所买造型很到位的。我还时不时到周围的山上找花木,山上有野趣。”
w125.jpg


紫藤 摄影:姜六六

他崇拜的文征明,曾在苏州种下紫藤,树龄已四百多岁。陶冶最初和包文山天马行空地设想苎庐时,就有“一架紫藤”的场景。现在,主楼与辅楼之间,正站着两株百年老紫藤,从不远的山上移栽而来。

w126.jpg

w127.jpg


双杆松 摄影:姜六六
绿萼梅,由一位朋友转赠,主干爬满青苔,布满苍劲的生机,呼应园子里的太湖石。
双杆松,一株神似《双松平远图》的文人松,是陶冶的朋友辅佐挑选的。

w128.jpg


南天竹

w129.jpg


卫矛

w130.jpg

花开时节,绿萼梅、喷雪花、杜鹃
像伞一样的银桂,原本就长在这片地块上。二三十年前,朋友将那小小的一株移栽到自家附近,苎庐成型后,又把长大的银桂送给陶冶,让它回家。石榴,从本村一位90多岁的老人家那儿得来,陶冶费尽气力才让它成活。
卫矛,本地独有的植物,秋天挂满红果。他与太太在回杭州的路上偶遇它,买下了……

w131.jpg


摄影:姜六六

w132.jpg

w133.jpg

园子造好后,包文山来过几次,见了分歧季节的苎庐,看着陶冶慢慢将过去积累的家具、挂画、赏石等搬过来、安设好,同时不竭地调剂树木、养护院子,倾注了大量精力。

部分图片由非非想营造学社提供,摄影:姜六六、包文山

w134.jpg

w135.jpg


如园倚靠茶园

w136.jpg


刘斐接受一条采访
刘斐和周海燕的院子,在西湖景区外的外桐坞村,是龙井茶的二级产区。
房子就在一片茶园边,那时就是看中这茶山边的风景,就决定租了下来,租了20年。

w137.jpg


如园的室内会客厅

园子的大门原本开在大马路上,比较喧闹,进出也不服安,后来就把门换了方向,开在朝北的一条小路上,从主干道再走到小路,也会有个心情恬静下来的过程。

w138.jpg


佛手山样子的石头堆叠

w139.jpg


如园庭院用石材
推门进来有非常多的石头,都是取自是杭州附近桐庐山里面的山石与河石,粗犷质朴,就地取材,把石头垒山放在庭院。
三个石头可以连成一块佛的手掌的样子,就把它做成了佛手山,中间砌了一道墙,做了个瀑布,这样瀑布的声音可以掩盖一墙之隔外面马路的车轮声,起到一个降噪的效果。

w140.jpg


如园的黑松

这个园子里只用了两种树:松树和槭枫。松树,取意“放轻松”。

w141.jpg

w142.jpg
松树用的是50年代的人工播种黑松,原产地在日本,后来通过飞机播种的方式在中国扎根。
现在这些松树都有七十岁左右了,为了展现出它自然的生长姿态,直接移种,舍弃了日本迎客松塔形这样的人为造型。

w143.jpg
槭枫,四季轮换时树叶斑斓的颜色非常美,是幻彩的,分歧槭枫种类也有分歧的颜色,坐在室内就能感受到花园的四季。
w144.jpg


如园二楼的会客空间,连接一个室外露台,可以看到茶园

如园的室内面积一共300平米,室外整个庭院差不多是一亩,加上一些自然元素,希望人一走进如园,心就静下来。

w145.jpg


客厅中间从印尼淘来的摇椅

w146.jpg

▲客厅被改造的房梁,原为花雕梁
原本客厅的窗户,是木结构加玻璃的花雕门窗镶嵌而成,为了进出方便,拿失落了之前柱子和柱子之间的门槛,做了整体的玻璃和移门,现在更加开阔,便于景观的观赏。

w147.jpg


主客厅进门处

w148.jpg

室内用了很多旧家具,好比客厅门口的这个老柚木大花盆,正中间这把摇椅,都是之前去印尼的时候淘回来的。

w149.jpg


印尼的黑檀地板,耐腐蚀

还有老柚木桌子、户外的老黑檀地板,这些在印尼已经使用了上百年了,老黑檀地板在室外比较耐腐蚀,不刷油也不会腐烂,目前在国内还没发现这样耐腐蚀的木材。

w150.jpg


如园会客厅
室内没有填得太满,主要以黑白灰为主基调的中国传统元素。地砖用的是青砖,就是古建筑里说的金砖。

w151.jpg


挂在如园会客厅的书法作品

w152.jpg

w153.jpg


刘斐的插花作品,追求随性

空闲的时间偶尔会插花。平时在工地或者园子里修剪下来的枝杈,偶尔会去房子后面的山上,捡一些树枝就带回来用。

w154.jpg


如园后院的榻榻米茶馆
后院是一个禅意枯山水设计,做了一个榻榻米茶馆。
“在疫情之前,我们经常去日本游学,对寺院文化和枯山水庭院比较着迷,每次在寺院方丈庭走廊坐下,都能感受到环境让人心静。所以这间茶馆也采取了日式榻榻米风格,我希望坐在茶馆里看到外面的景观,心也可以沉寂下来。”

w155.jpg


如园后院借鉴日式的枯山水设计,但更简约

w156.jpg

“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工地上,只有阴天下雨能在如园里能放松一下,我希望这里能回归一种简单,给自己一个自在随意的空间,在茶馆喝喝茶,就恬静地坐着看雨,看雪,待一天。”

本文授权转载自 “一条”(ID:yitiaotv)
w157.jpg

w158.jpg

w159.jpg

6月29—7月2日 浙江·丽水

乡建文旅、民宿酒店、巨匠作品游学

w160.jpg

w161.jpg
温馨提示:
1、在论坛里发表的文章,仅代表发帖人即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论坛的所有内容都不保证其准确性、有效性、时间性;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核实。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阅读本站内容因误导等因素而造成的损失,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3、当政府机关依照法定程序要求披露信息时,论坛均得免责。
4、若因线路及非本站所能控制范围的故障导致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论坛不负任何责任。
5、如果本站文章内容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发送信息至996741585@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成都汇赢建设咨询有限公司 ( 蜀ICP备19016737号

GMT+8, 2024-7-14 19:44 , Processed in 0.09623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